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媒体
当前位置:首页 > 新媒体

1982年的高一历史课,老罗讲了海德格尔

时间:2019/11/6 14:09:37  作者:  来源:  浏览:0  评论:0
内容摘要: 我第一次知道海德格尔是在高一老罗的历史课上,今天没什么希奇,但那是在一九八二年秋天。那节历史课有点尴尬,之前我们投诉了他,被投诉的他在课堂上突然抬起头来讲起了海德格尔。老罗讲了海德格尔的什么已经不记得了,但我记住了这个哲学家的名字。我们称老罗为老罗,他其实是个小杆子,刚从一所很...
   我第一次知道海德格尔是在高一老罗的历史课上,今天没什么希奇,但那是在一九八二年秋天。那节历史课有点尴尬,之前我们投诉了他,被投诉的他在课堂上突然抬起头来讲起了海德格尔。老罗讲了海德格尔的什么已经不记得了,但我记住了这个哲学家的名字。

我们称老罗为老罗,他其实是个小杆子,刚从一所很有名的师范学院毕业出来。他这样的毕业生,本不应该到我们这样的乡村中学来的,不知道为何居然分了来。老罗的性格有点内向,给我们上课也不让班长喊起立,只是向我们点点头就开讲。开讲后我们就不存在了,或者开不开讲我们都不存在,因为他只管对着备课本说话,说的什么也只有第一排讲桌前的那几个人能听清。一节课他偶尔也会抬头扫我们一眼,但大多数时间里他的眼睛只在课本和讲义上移来移去,有时候看着课本愁眉不展,干脆不说话。下课铃一响,不论他嘴里的那句话有没有说完,他都会说:“好了同学们,就到这里。”老罗宣布下课的声音比上课的声音要高,但大约也只有前几排的人能听到。宣布完下课,他会仔细地收拾课本、讲义,在反复检查没落下什么东西后走掉。离开教室,他还是如前来上课的时候一样,淡淡的,是一种忧郁又轻松的孤独。如果接下来没课,他会低头走向我们教室后一排房子的那间政史地办公室,有课的话,他就径直走到下一个班级门口站在走廊上等。不和任何人说话,有时看看天,有时就摆弄自己的手指头,他的手和他的脸一样,给人一种隐约的伤感。

我们极度失望,觉得历史课索然寡味,还不如初中时在社会发展简史课堂上听老师给我们说人类与大猩猩的区别。老师说人类与大猩猩的根本区别是人类可以制造并使用工具,孟祥敏立马说不对,我们家狗能替我们家人开门,于是孟祥敏站在了教室的后墙根听课,我们觉得特有意思。现在,罗老师一堂课都在自顾自地说话,我们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说话声音那么小。为这个事,我们第一次找班主任,班主任说罗老师刚毕业,紧张,他学问大着哩,你们要耐心;第二次找班主任,班主任说行我找罗老师说说,让他上课声音大点儿。隔了几天,罗老师在课堂上果然能让后面的人听清他在说什么了,但大约只十分钟不到,他又自言自语去了。要命的是,他始终不看人,不理我们,就当我们全班人是空气。他说啊说啊,眼睛在课本与备课讲义间扫来扫去,撑住讲台的左臂在微微颤抖,颤抖颤抖,我们都觉着他是在与讲台过不去,只有王八一坚决认为老罗是在与自己过不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稳投资 既稳当前也稳长远
相关评论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bt365官网)
粤icp备09180442号-2